贵阳母婴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新生儿

诗歌不过是摇摇晃晃的她营养

2021年01月14日 贵阳母婴网

诗歌不过是摇摇晃晃的她,走在摇摇晃晃地人间时,充当的一根拐杖,一棵摇晃的稗子,她是余秀华。

纪录片《摇摇晃晃的人间》

“难道还有明天,可惜还有明天。”

用余秀华的这句诗做结尾,把一棵稗子卑微的过去,和渺茫的将来,凸写得淋漓尽致,难怪,这部记录片拿奖到手软。

这部蹲点拍了近两年的纪录片,余秀华是本色出演。

电影点映的时候,曾一票难求。

摇摇晃晃地打水、做饭、行走,吵架、离婚、写诗,她像个孩子般天真地奔跑着。

因为是养殖规模在1万只以上的大户就有50余户残疾,这从2008年开始个摇摇晃晃的奔跑姿势,显得尤为欢畅!

在影片中,余秀华真实的,如孩子般无所顾忌的率真,在如今包裹着层层淡漠、自私,明哲保身的世界,尤为熠熠生辉。

她的倔强率真,与生俱来。

倔强率真的稗子,其实,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,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,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,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,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。

——《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》

En Masse Entertainment 这首诗让余秀华火遍大江南北,却也让她备受争议。

“有人说我的诗是 体,我就是 怎么着吧?”

她一直抱歉自己教坏了一群可爱的人:

“当他们优雅端庄的说话的时候,往往我一句话就破坏了。那样的优雅。”

“我就是 ,怎么了?”

事实上,切肤之爱和灵魂之爱,她都没真正经历过,“我还是不甘心。”

她悲哀地发现:

自己喜欢的男人都俗不可耐。

然后更悲哀地发现:

她无法打破这个咒语。

于是,不知道该去埋怨谁,最后还是恨自己,恨自己的丑陋和残疾。

“我仍然不能完全接受自己。”

这样的循环,让她在尘世里悲哀行走,一个个俗不可耐的男人,都无法喜欢她。

天生的不足,原生家庭的伤痛,周遭社会的不平等,可怕的贫穷,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们无力改变的事。

但又有几人愿意直视这一切呢?

大多数的人宁愿做一辈子鸵鸟,或是根本就在麻木中,度过一生而不自知。

裸袒露在自己和众人面前的,那种率真的勇气,不是谁都拥有的。

可改变了的那些人,他们最初的改变,恰恰是从坦率地面对自己的,那一刻开始。

《诗刊》刘年如评价余秀华的率真:

“她的诗,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,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——别人穿戴整齐,涂着脂粉、喷着香水,白纸黑字,闻不出一点汗味。

唯独她烟熏火燎、泥沙俱下,字与字之间,还有明显的血污。”

余秀华在座谈会上

董卿在《朗读者》中问她:

“你的诗歌里,为什么有那么多篇章都在写爱情?”

她说:

“缺什么补什么…这可能是上天从我的生命力拿走的,不会归还的一部分。”

她的率真,让董卿不禁莞尔。

世人经常因为她的率真,而会心地一笑,却少有人体味到她那深刻的,孤独卑微。

孤独卑微的稗子,如果给你寄一本书,我不会寄给你诗歌,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,关于庄稼的,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,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,春天。

——《我爱你》

写诗,因为诗歌文字少,方便一个脑瘫病人写作。

诗是她在这个摇摇晃晃的人间,唯一的拐杖。

她写诗用的第一台电脑,是友捐赠的。

她用一只颤巍巍的手,搬只凳子,坐在家门口,一下一下敲出心扉的呐喊。

“我小姨说,我的想法跟别人不一样。不一样就不一样,一样干吗呢?”

从小就知道,做自己,只做自己。

这注定了她的孤独,身边没有任何理解她,包括她的父母。

她觉得自己就是正在挣扎的鱼。

余秀华因“倒生”而导致脑缺氧,成为脑瘫。

她的母亲因她的残疾,在她19岁时招大她1 岁的尹世平入赘。

她的婚姻就是“青春给了一段罪恶”,爱情从未来临。

除了春节回这个名义上的家过节,平常他们几乎零沟通,没有短信,没有。

当余秀华在泥泞中摔倒,得到的不是丈夫的扶持,相反,是一通嘲笑。

“女人就是个猪,只靠你会哄。”她的丈夫说。

他还会赌博,喝酒,以及找女人。

因此,余秀华做得决绝:“上床可以,500块。”

或许,把自己当作 心里就会平衡一些,他喝醉酒说在北京有一个女人,比我好看,没有活路的时候,他们就去跳舞,他喜欢跳舞的女人…

他揪着我的头发,把我往墙上磕的时候,小巫不停地摇尾巴,对于一个不怕疼的人,他无能为力。

——《我养的狗,叫小巫》

一个内心丰富,渴望真爱的女诗人,在这段暴力、冷漠的婚姻中丧尽尊严。

“这个婚姻就是扯淡!”

一直梦想离婚的余秀华,写诗出名了,有了版税,尹世平更不想离婚。

“现在你出名了,有钱了,老子更不能离…”

余秀华的父母不同意离婚,在他们看来,哪怕是一个残缺的家庭也是家庭。

但是她想追寻自己的幸福和自由,做梦都在想。

她与母亲多次争吵:“你是活给别人看还是活给自己看?”

母亲回答:“活给人家看。”

在我们身边,这一幕幕,多么令人心酸无比熟悉:

夫妻间的冷漠嘲讽,耗着我自己也拖着你,离婚?做梦!为别人活着,活给人家看。即使残缺的家庭,也比没了家好。我们父母是为了你好。忍忍就过了。

就这样,为了孩子,为了父母,为了没有流言蜚语,为了…唯独,没有为自己。

“我一定要离婚,我要为自己活着!”

“这个月回来离婚15万,下个月回来就是10万。”

有了诗集版税的余秀华,没有任何犹豫开出了条件。

可是,离了婚的余秀华就自由了吗?

“我现在也很不自由啊,我觉得最好的自由,是自己最喜欢的生活状态!”

无论什么时候,余秀华都是最清醒的那个人。

知道自己要什么,不要什么;她心里的那杆秤,一直拎在自己手里。

董卿毫不掩饰对余秀华的赞美:

用最摇晃但我相信他们会有这样一个程序的步伐,写出了最坚定的诗句,那些诗句就像阳光透过了水晶,折射出了她的灵魂、她的光芒。

她不惧怕命运的不公带给她的伤害,选择在诗歌里释放自己。

而梅婷对余秀华更是惺惺相惜:

如果向她的人致敬,在我看来有两个字,就是“勇气”。

她非常大胆勇敢地用她的诗歌表述自己,非常值得我向她致敬。

可是余秀华觉得,自己终究是卑微的稗子,似乎永远无法与麦子相提并论。

她清楚地知道,自己无论有多少标签,首先自己是个女人。

“所有的标签都是错误的,带着一种歧视。我首先是一个女人,然后才是一个农民,最后才是一位诗人。”

然而,当董卿问,如果用一个健全的身体,换你的诗歌,你愿意吗?

余秀华:

“我想我还是不愿意,没有诗歌,生活很空洞。放眼望去,满大街都是好看的人,可有几个是美丽的灵魂呢?”

如果不能兼得,余秀华宁可要美丽的灵魂。

在她的个人诗歌研讨会上,被誉为“中国的艾米莉·狄金森”的她,轻轻摇头:

任何一个人被模仿成,另外一个人都是失败的。狄金森是独一无二的,我余秀华也是独一无二的。

生活及内心的苦难,被她酿成一首首直戳人心的现代诗,苍凉中又有调侃戏谑。

她要有多勇敢,才能祭献出自我的命运?

从寒冬腊月到春暖花开,从失望彷徨到向往光明,余秀华怀揣着自己对情感,和自由的追求,走出了摇摇晃晃的人生。

可在人生路上摇晃地行走,对于她来说已经习惯:“想起还能写字,是多么幸福和幸运的一生。”

人生如果是一个牌局,余秀华手上握着的无疑是一副,烂到无以复加的牌。

可就是这棵看似永远都无法,与麦子抗衡的稗子,偏偏把一手烂牌打出了好结局。

她按自己的心愿,摇摇晃晃一步步,走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,活成了一位真正了不起的女性。

这个世上,活着的人很多,但是活得明白,为自己活着的人却太少。

也许,比她的诗歌更打动人的,是她活着的态度。

“一个人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只要按照自己的心愿活着,努力活着,本身就是一种胜利。活着就是胜利。”

(:王怡婷)

济南治疗宫颈糜烂多少钱
银川哪家白癜风医院好
沈阳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